欢迎您访问AG真人国际厅-网易体育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一件茶顶一辆宝马?大益茶炒作暴雷仓颉号成炒

发布时间:2021-10-09 19:37

  你能想像吗?一件普洱茶,价格可以卖到几十万,但是卖出去却要亏钱。正是这个原因,最近广州芳村茶叶市场多次发生堵门、抢茶等肢体冲突事件。你肯定觉得奇怪,卖天价茶不赚钱反而亏钱?是的,因为这个茶被赋予了金融属性,大家都在炒作。

  就在上周,大益的2101批次仓颉号,官方配货价70000元一提,零售价21800元/片,是有史以来发售价最高的普洱茶!但是你想买,嘿嘿买不到,因为官方控制了配货量。因此在二手市场,马上涨到10万一提!但这些都是提前销售,属于期货中的空单。在炒茶市场有个规矩,开单以后10天必须交货,交不了货就按现货价赔钱。

  谁也想不到的是,官方再次压缩了配货量,导致炒家都拿不到货。据说整个广州现货不到200提,空单却有2万多提。因此仓颉号现货价格一路猛涨,最高时到了18万一提。交货期到了,没货就赔钱吧。有人一天亏了上百万,当然有更多的人赔不起想跑路。所以就出现了视频开头那一幕。

  有人肯定要问,好端端的茶叶市场怎么会搞得乌烟瘴气?这里就必须提到一个人,大益茶董事长吴远之。吴远之是金融精英出身,1988年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,97年获加拿大渥太华大学MBA硕士学位,毕业后在国外从事金融行业。随后以1亿元的价格,买下勐海茶厂。吴远之把金融玩法运用到普洱茶,用营销的方式把大益茶打造成奢侈品。

  2009年,大益茶在全国扩张,目前已有2000余家专营店。知名度、经销体系起来之后,大益茶开始构建“茶中茅台”的概念。在官方的推波助澜中,炒茶的方式越来越接近吴远之熟悉的金融领域。这两年,大益茶已经发展出期货市场。在一款新品还未发布前,茶市已经开始下注,有人看涨“做多”,有人看跌压低“做空”。

  以2020年的鼠饼为例,假设“空军”不看好,以3万元一件卖出。如果鼠饼真的不受市场欢迎,市价仅2万元一件,走一百件空单,就能赚一百万。但随着大益公布鼠饼用料为古树料,加之配货件数少,且只能在天猫旗舰店抢货。一时间,期货价一路涨至9.8万,最高涨到14万。这就意味着,如果走了100件空单,可能要赔上千万。

  多位茶商说,当晚芳村人仰马翻。有人在朋友圈宣布跑路;有人发出截图,“准备喝农药”;有人表示上家跑路,会尽力对单,但过手100件空单,已经亏损百万。市场一片混乱。如果对单,这意味着做多的人,一夜净赚数百万。

  大益每款新茶的发布会都盛大无比,为了方便炒家对标,新茶都有所谓传承,也就是有相应的高端茶进行对标。比如18年的千羽孔雀。由于被炒家们捧上风口,03年班章六星孔雀青饼,最高已经被炒到了7200万元/件。

  有人说市场经济买卖自由,不买就没这么多事,实际参与者很少。但不要小瞧炒作对行业的危害,困扰买家的新老茶价格倒挂,最大原因就是圈内炒作。大益新茶价格被炒家长期操纵,普通人连品尝的资格都没有。最近,已有多个茶叶协会发表声明抵制天价茶。云南省也发布风险提示涵。而下一个政策的出台之日,会是这群人的末日吗?

177533174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