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AG真人国际厅-网易体育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案例展示 >

即墨墓碑村:技艺渐失传 老师傅月入上万(图)

发布时间:2021-08-22 07:30

  即墨北山东村靠近马山,30多年前,这个有着400户居民的小村,墓碑经营户竟达近百户,几乎家家都有会刻墓碑的手艺人。后来,墓碑经营户逐年减少,现在只剩不足50户,而且村里干这行的只剩下一些五六十岁的老人,经营模式也由原来的自己制作变成雇人生产。随着清明节的临近,村子里又忙碌起来。“再过几年,这门技术可能在村里失传。”村民们昨天接受采访时说。

  走进村子,大街小巷里堆积着成块的石材,到处都是机器打磨石头的声音。道路两旁,随处可见正在雕刻墓碑的村民,横七竖八摆放在路边的大理石和花岗岩,有的已经雕刻完成,有的刚刚被切割成长方块。

  “就这几天了,大家都在忙。”在一处经营点前,村民殷述清正在一块划好方格的墓碑上写字。殷述清说,墓碑制作这一行一年只有一季,过了正月初八,大伙就开始忙活,清明节一过,就没活了,一年下来,只能干一两个月,其他大部分时间闲置。

  50多岁的殷述清七八岁开始练习书法,24岁才给墓碑经营户写字,从事这个行业已经20多年。以前,写一副墓碑只有5元钱,现在已经涨到20元,一天下来,他能写上二三十副。“这里的活快结束了,我马上过去!”殷述清匆忙接了一个电话,继续手中的活。“现在,村子里会这门手艺的只有十来个老人了,这段时间非常忙。”说着话,他已经收拾好笔墨,骑着摩托车又去了另一家经营点。

  离开这处经营点,向北走不足50米,又是一处“刻碑”的牌子。现场,几名村民在忙活着,有在碑石上写字的,有用机器雕刻的,还有在刻字上描金的。就连妇女也不闲着,用抹布拭去碑身上的灰尘。

  “这块小的准备制作一个墓碑旁的供台,这是制作墓碑的辅助材料。”经营户刘师傅说,别看一块小小的墓碑,并不只是在上面刻几个字那么简单。从冬季选料开始,到接到订单,接下来的就是切割石料、打磨、写字、刻字、描金等一系列步骤,而且,还要添加供台、香炉等,粗略算起来,制作一块墓碑共需要10多道工序。

  “虽然现在都是机械化了,但这段时间订单太多,我一个人忙不过来。”刘师傅说,这些写字、刻字的技师,都是他花钱请来的。制作一块墓碑,请一个写字师傅需要20元,刻字师傅需要40元。

  刘师傅告诉记者,墓碑的规格有10多种,按大小可分为0.8米(高度)、1.2米、1.6米、1.8米不等,大的还有超过2米的,但也不一定,有时候会根据客户的需求制作。价格上,主要根据规格的大小和石料的优劣来确定。石料的选择上,则主要来自海阳和济南的花岗石和大理石,其中,因济南的石料价格较高,目前使用的多是来自海阳的石料。

 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以一个1.2米规格的墓碑为例,购买石材的价格在百元左右,制作出来的墓碑售价在500元左右,写字、刻字、描金、切角等请技师的费用就得百元左右,另外,还要配套供台、香炉等辅料,又需要150元左右的费用,这样算下来,制作一块墓碑的利润是100多元。如果由自己制作,一块墓碑的利润会在二三百元左右。现在,他这里一个月能制作七八十块,按照平均每块100多元的利润计算,一个月能赚到一万多块钱。

  北山东村为何会成为远近闻名的墓碑村?“这一行业兴起于30多年前。”村民刘方军告诉记者,改革开放后,许多台湾老兵回家探亲,他们感觉无以回报逝去的亲人,好多人就选择给故人立碑。而北山东村靠近马山,石材资源丰富,村里人几乎个个都是石匠,制作墓碑从那时开始兴起。“最多的时候,村民经营墓碑的有近百户人家。”刘方军说,可后来,经营户逐年减少,到现在已经不足50户。

  “现在,从事墓碑制作的人多是五六十岁的人。”刘方军说,年轻人不愿干这个活原因有很多,一方面,这是个力气活,而且整天沉浸在粉尘中;另一方面,虽然干这行一个月能赚不少钱,可并不是个长久活,一年中大部分时间没活干,不如到工厂上班。对于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来说,他们以前就干这行,如果不干又找不到工作,只好坚持干下来。“这几年,已经没有年轻人愿意学这门手艺了,过不了几年,制作技艺将在村里消失。”

  “现在墓碑都是机械切割,制作数量多了,可利润却降下来了。”采访中,村民纷纷抱怨说,以前,买回来的全是毛料,全靠手工制作,仅处理石料就得两天,制作一块完整的墓碑需要大约一个周,一个多月下来,制作的墓碑不足10块;如今,买回来的都是已经成型的石料,刻字、切角、打磨都是机械化,一个月下来,能制作近百块墓碑,制作的数量足足翻了10倍。

  “数量多了,价格却降了,而且成本也跟着提高。”村民说,以前,购买一块石料需要70元,但由于市场需求大,一块手工制作的墓碑能卖到1000多元,一个月制作10块,利润就得万余元;现在,一块石料的价格涨到100元,人工费上,在墓碑上写字从5元涨到20元,还有其他费用也跟着上涨,墓碑却只能卖到五六百元,整体算下来,利润有减无增。

  “刻碑刚兴起的时候,村里因得天独厚的优势,市场非常大。”经营30多年墓碑的刘师傅说,可随着近几年机械化程度的提高及电脑刻字的兴起,这一行的相对“技术含量”极大降低,经营这一行业的越来越多,市场竞争加剧了,价格很难提上去,利润自然就低下来。“再过几年,这个行业在村里就慢慢消失了。”

  今年61岁的刘志客从事刻碑已经30多年。“刻碑不是什么人都能干,首先要认识字,对书法有一定的了解。”刘志客说,刻字的时候,手一定要稳,而且精力集中,稍不注意就会出错,一出错整块石料就毁了。“干这个还是个良心活。”刘志客说,墓碑上的字有小小的失误,或者石料纹理有瑕疵,一般顾客是看不出来的。但顾客为逝者立碑是出于孝心,不能拿顾客的孝心当儿戏,所以,要求制作的每一块墓碑尽量精益求精,否则,自己良心过不去。

  刘志客告诉记者,以前,他总是一个人从事刻字,这几年,才开始雇佣技师,算下来,30多年来,经他的手刻的墓碑不下2000多块。“制作一块墓碑,就意味着一个人已经离开这个世界。”刘志客说,虽然从事刻碑和其他行业一样,都是为了赚钱,但却又是不一样的。别的生意顾客上门,都是“喜事盈门”,需要笑脸相迎,而干这行遇到顾客上门,却很难笑出来。一边是赚钱,一边心里难过,30多年来,他都是怀着复杂的心情从事这一行业。(记者 王涛 康晓欢)

17753317464